您的位置 : 91文学网 > 小说库 > 玄幻 > 猴子的剑

更新时间:2018-11-13 15:52:38

猴子的剑 已完结

猴子的剑

来源:悠空网作者:房昊分类:玄幻主角:孙悟空

《猴子的剑》由房昊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,主角孙悟空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《猴子的剑》以独具风格的文字,讲述了一段三生三世情结的故事。故事背景以孙悟空、六耳猕猴、石侯身世转换之谜开篇,不同身份具有不同的人物成长轨迹,但殊途同归,命运的指引这三种不同身份面对命运的抉择做出了相类似的选择,讲述了纵然三世变更,物非人非,但遵循内心的想法不会改变,其中这三世的历劫过程,三个人之间那些关乎师生情、友情、爱情的坚守与成长感动人心。英雄暂时沉睡,但不会一睡不醒,纵然外界阻力再大,内心依然保留着本心,纵然前途千辛万苦,彷徨过、失落过,小心翼翼仍不得安生的时候也从未放弃过。本文表面上写英雄的觉醒,实则是这个时代需要这样百折不挠、不忘初心的感动。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太行山左近草色青青,花果山水云观的大师兄携美过山,忽闻背后的姑娘一声惊呼,眼里全是小星星。

石侯闻声回头,想问个究竟,山那头却突然转出个人来,白三娘大喊着二郎二郎,就差没扑上去了。

万万没想到,杨二郎叹了口气,说:“石侯你乃是罪臣之子,今日我来是要抓你回去。”

石侯目瞪口呆,说:“这是什么神转折,我刚入江湖,怎么就要进大牢啦?”

杨二郎神色冷峻,单刀一横,折射着初春清冷的日光,照得大师兄遍体发寒。

白三娘有些愣,她拦在石侯身前,说:“杨大侠你是不是弄错啦?就算他是罪臣之子,跟他也全无关系啊,杨大侠你怎么成了官府的……官府的……”

“鹰犬?”

杨二郎替白三娘说出口,冷着一张脸,漫不经心地笑笑,“替谁办事,又有什么区别,只要天下人能各安其所,杨某就不算白走这一世。我是司法之官,有人违法乱禁,我必缉拿,若是再摊上白姑娘当年之事,杨某也一样会出手。”

“咳咳,眼下不是叙旧的时候吧?杨大侠,法理不外乎人情,您倒是告诉我,我违了什么法,犯了什么禁,就因为我那从未见过面的老子?这可说不过去,要是说你为了朝廷功名利禄,那才顺耳,咱俩打一架就是了。”

石侯又从袖子里掏出棍子,咔嚓一拼,搔了搔脑后,嘿嘿笑着。

彼时微风轻扬,杨二郎抬起头来,目光幽深,他说:“你如果这样认为,那就这么相信好了。”

半空中噼啪一声,飘来的一截枯枝纷纷扬扬断裂溅射。白三娘看得呆了,再上前两步,连连摆手,说这其中一定有误会,杨大侠绝不是为了功名利禄放弃心中侠义的人。

石侯冷笑不语,白三娘跳起来,火急火燎去戳石侯,“你别这副表情,杨大侠一定有苦衷,他不会这么平白抓你的,杨大侠你倒是说啊!”

杨二郎额前的长发飘起,他微微仰首,“苦衷嘛……我哪有什么苦衷呢,我这样的人,当然每一步,都是自己选的。我要抓他,只是不想让更多的人死而已。他爹虽然死了,他在花果山上水云观二十年,我不管他,但他一旦入江湖,必定会有他爹的旧部追随而来。他是个见不得不平事的冲动之人,一定会出事,到时候流血漂橹,我见不得,我得抓他。”

“呸,照你这样说来,我就是那个生来便该死的?凭什么我不是无辜之人,要听你的宰杀,要维护这江山朝廷一个稳当?”石侯冷笑着,仍旧是一脸的嘲讽。

白三娘站在二人中央,有风吹过,吹起她一脸惨淡,茫然无措。

半空中刀光跟棍声交错,乍起惊雷。石侯毕竟初出茅庐,抵不住杨二郎百炼成钢的刀法,那是已经经历过蹉跎与反抗,劈山与射日的刀法。

而石侯,只有胸中一股不平,未见天下,未历众生,抵挡不住。

石侯从半空弹回,胸口中刀,鲜血淋漓。他捂着胸口,血便从嘴里渗出来。

但即便如此,他还是张嘴哈哈大笑,长棍笔直地指向杨二郎,“小子,你有种杀了我,想活捉我回去,门儿都没有!”

杨二郎沉默不语,低头弹了弹衣服上的灰,肋骨上一记轻点,戳断了他的骨头,方才那一刹那间,他刀上留了一份力,想运刀成圆,再横在石侯颈上生擒此人。

没想到,石侯避都不避,一棍戳了回来,双眼冒火,口中大笑。

杨二郎叹了口气,说:“你这是何必,不过若是放在年前,我当跟你痛饮三杯。”

“行了,大男人别婆婆妈妈,要打就打,生死各依天命。”石侯倔强地把棍子往地上一戳,面色苍白地笑着,实则已将无力倒地,偏偏强撑不坠。

白三娘盯着他,泪光涟涟,突然跺脚大骂:“你为什么总是这么爱逞强!老老实实待着不好吗,还有你那个师父,都是一路货色,一路货色!”

泪珠子扑棱棱滚下来,石侯有些怔,他想说姑娘我跟你很熟吗?我师父你是怎么认识的?

可一开口,石侯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蹦出另外的话。

“因为不逞强,太闷了啊,水帘洞憋屈,五指山太冷,都太孤独。不逞强,世上就没有人真正看得到我了。”

石侯咧嘴一笑,直起腰来,汗珠滚落,长棍一把攥紧,再次扬起。

“所以,杨二郎,你来吧!”

杨二郎没有说话,深深吸了口气,抬头望着天空。

“不急,再等等,我还想等一个人。”

石侯怔住,哭笑不得,“你特么的不是要抓我吗?还要等什么人?”

杨二郎的目光悠远,像是能望穿千年的时光。他说:“我要等一个曾经错过的人,这一次他如果敢回来,我就相信你师父一定会赢。”

石侯挠挠脑袋,一头雾水,“你跟月来镇外的那个神经病认识?我师父就是水云观的道士啊,这辈子除了从水帘洞把我抱回来,没有别的故事了,赢什么赢,输什么输?”

“输赢都是大道,猴子,我看你师父要赢了。”

杨二郎嘴角浮起微笑,他看到远处有一个黑点,风驰电掣,卷起漫天的烟尘,如狂龙一般赶到战场。

石侯看着那个彪形大汉,分不清是敌是友,偷偷又把棍子戳在地上,往旁边挪了挪。

大汉满头汗水,随手一抹便给甩了下来,那汗珠飞溅,如凝成的利器,能穿金贯石。

杨二郎第一次露出真正的微笑,刀罡乍起,几声沉重的闷响间,汗珠才被艰难击落。

“很好,你终于来了。”

大汉哈哈大笑,“我来了,你可就该走了!”

杨二郎缓缓点头,冲惊疑不定的石侯望了一眼,不见丝毫拖泥带水,“好,我走。”

刹那间,杨二郎纵跃入山林,转眼间消失不见。

石侯愕然地指着杨二郎消失的背影,又回头指着大汉,这,这,这了半天,没蹦出一句话来。

猜你喜欢

  1. 神仙妖精小说
  2. 鬼怪小说
  3. 轻松爽文小说
  4. 江湖恩怨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

澳盘